分享到:

上药葛剑秋“引咎辞职” 不悔购中信医药

2011-12-1 22:06:00
核心提示: “今年上海医药(601607.SH;02607.HK)的股价跌了这么多,我作为主管并购的副总裁,难辞其咎。”昨日,上海医药副总裁葛剑秋向记者解释其离职的原因。 葛剑秋是在今年10月底提交辞职申请,并将在12月1日正式离职。上海医药证券代表陆地确认了这一消息,他同时表示,鉴于葛剑秋属于副总裁级别,离职一事公司不会单独公告,但在之后的年报中会有所体现。 今年6月份,葛剑秋也...

“今年上海医药(601607.SH;02607.HK)的股价跌了这么多,我作为主管并购的副总裁,难辞其咎。”昨日,上海医药副总裁葛剑秋向记者解释其离职的原因。

葛剑秋是在今年10月底提交辞职申请,并将在12月1日正式离职。上海医药证券代表陆地确认了这一消息,他同时表示,鉴于葛剑秋属于副总裁级别,离职一事公司不会单独公告,但在之后的年报中会有所体现。

今年6月份,葛剑秋也曾提交过辞职申请,但在7月底生效前撤回,原因是“考虑到上海医药仍处于并购和整合的改革关键时期,此时离职对投资者不负责任”。而昨日葛剑秋将此次离职称作是“引咎辞职”,“尽管有环境的阻力,但是我没能有力推动上海医药的并购步伐,从工作的角度没有尽责,而这个责任需要有人来担当。”

葛剑秋于2009年3月从瑞银公司加盟上海医药,担任副总裁,主管重组、并购等资产运作,是2009年新上药重组、2011年上药发行H股以及公司近年来多个并购的主要参与者。然而,自今年5月份遭内部人士举报,称其主导的上药收购中信医药涉嫌国有资产流失之后,葛剑秋在上药管理层内部的角色变得十分敏感。

一位长期关注上海医药的分析师告诉本报,自6月份上海医药爆出“内斗门”之后,葛剑秋准备离职的消息一直在业内盛传,而上海医药管理层未曾对此事有过公开回应。“葛的离职意味着上海医药改革派的话语减弱,它的改革和并购步伐都会受到一定影响。”

7月27日,葛剑秋曾在其博客上写道:“上药没有我还是上药,但上药改革以及市场化进程的中止会实实在在地将公司推入再次衰败的周期律中。”

上海医药董秘韩敏也表示,葛剑秋的工作暂由上海医药总裁徐国雄接手,此前制定的收购思路和方针也不会发生变化。然而,上海医药实际的并购脚步已慢于预期。

知情人士透露,除了收购中信医药和H股上市之外,上海医药今年还曾与北方的医药工业企业有过收购的商议,但最终未有进展。

葛剑秋则对本报表示,今年由于没能促成上海医药成功收购工业企业,使得上海工业、商业“两条腿走路”的规划面临尴尬。“如果我能像推动收购中信医药一样坚持,上海医药就不会错过能够奠定和巩固其全国地位的机会。”葛剑秋说。

而此前各方关注的上海医药海外并购工业企业的消息,也仍在云遮雾绕之中。记者获悉,该项收购目前尚无明确进展,而在此关头葛剑秋的离职,无疑增加了其未来并购的不确定性。(陆晋源第一财经日报)

葛剑秋辞职不悔购中信医药 新上药并购思路不变

证券日报

他自称对公司股价过低和错过并购项目负有责任

上海医药原副总裁葛剑秋亲手为自己在上药的职业生涯画上了句号,确定于12月1日正式离职。对此,上海医药表示,鉴于葛剑秋属于副总裁级别,公司不会单独公告其离职一事,但在之后的年报中会有所体现。

11月30日下午,葛剑秋接受了《证券日报》记者的电话采访。对于辞职原因,他表示:“没有必要去讨论机制的好与坏。我辞职的原因一是因为机制不可能因为你去改变,我也不想改变自己。任何机制都不能容忍一个对抗机制的人,而我在某种程度上在公然对抗机制。”

葛剑秋进一步表示,这次辞职可以称为引咎之举:“还有就是公司股价那么低,有几个工业并购项目没有抓住,我是负责这一块的,应该对此负责任。”

尽管下半年来大行情趋于向下,但他认为“股价跌15%-20%是正常的,可现在跌了将近40%.”考虑到这是他在上药任职的最后一天,他坦言自己有留恋,“但留恋没有用”。

记者了解到,令葛剑秋十分抱憾的两个工业并购项目一个被私募基金收购,另一个极有可能落入国药或华润囊中。葛剑秋认为,如果能像收购中信医药和H股上市那样去做的话,新上药的工业格局不是现在这样。

实际上,由葛剑秋主导的收购中信医药项目在业内引起不少争议。其35.69亿元的交易对价对应净资产溢价为2.7倍,对应PE高达25倍。而一般情况下,PE10-15倍属于合理报价。部分业内人士认为,中信医药的价值应该是在30亿元左右,此次并购中价值被高估了。

将这笔收购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是两封举报信。今年5月,两封署名为“竞标对手”与“上药内部职工”的举报信直接投至上海国资委、纪委以及发改委,矛头直指上药副总裁葛剑秋,称“上海医药对中信医药的收购溢价PE倍数达25倍,定价之高,有国有资产流失之嫌。”后有消息称,举报信正是来源于上药内部。

谈及此事,葛剑秋表示自己当时“非常愤怒”,6月底,葛剑秋第一次向上药递交了辞职报告。时至今日,他已经可以“不当它是一回事”,但第二次辞职已经不可挽回。

10年前,中信医药不过是北京众多中小分销企业中不起眼的一员。多年经营下来,中信与北京一些著名连锁店和医药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形成了自有的销售渠道,在北京的医药分销市场排名第三。对新上药来说,收购中信医药意义重大,意味着在华北市场下了一颗好棋,可以辐射整个片区。北京一是集中了全国最多、最优质的医疗资源,二是市场容量比上海更大。

谈起收购中信,葛剑秋语气中难掩自豪:“我认为中信医药是物超所值的并购。”对于饱受质疑的收购价格,葛剑秋表示:“我的信条是——收购价格不是绝对的。很多投资者喜欢用很简单的标准去衡量,觉得25倍PE很高。其实两三个月之后,国药和华润收购溢价都高于25倍PE.”

国药、新上药、华润三巨头今年展开“排位战”,纷纷在全国跑马圈地,大举并购。而葛剑秋一直是新上药企业并购中的灵魂人物,他的离去,是否意味着新上药的并购思路将改头换面?上海医药董秘韩敏近日曾对媒体表示,目前新上药总裁徐国雄已经接替了葛剑秋的相关工作,此前制订的收购思路和方针不会发生变化。

至于下一步的计划,葛剑秋表示“绝对不会去竞争对手那里”,一方面涉及职业伦理,另一方面是他“没有办法想象为上药的对手工作”;其次,“也不会回投行,因为投行的工作中不可避免为上药对手服务的情况。”

“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理想化、最富激情与挑战及最富前瞻力的一段经历。”葛剑秋在其微博中这样总结他在新上药工作的两年九个月职业生涯。采访最后,他对本报记者表示“上药会找到比我更有能力的人,去处理好体制的关系。”

分享到:
相关文章
ADVERTISEMENT
订阅电子报
点击下面电子报名称可以预览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