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成药调整逼近 新晋基药品种生产压力增大

2013-4-18 17:54:00
核心提示: “目前,我们对国家发改委定价又盼又怕。盼的是,只有价格定下来了,我们才能挂网招标;怕的是,药材价格还在上涨的当下,中成药价格定得太低,企业赔本赚吆喝。”随着5月1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2年版)》(以下简称“目录”)正式实施的日子临近,负责广东罗浮山国药西北、西南销售的郑传誉已着手准备各种招标事宜。面对记者的采访,他丝毫不掩饰内心的纠结。  实际上,有着与郑传誉同样心态的人还有不少。记者多方采...

  “目前,我们对国家发改委定价又盼又怕。盼的是,只有价格定下来了,我们才能挂网招标;怕的是,药材价格还在上涨的当下,中成药价格定得太低,企业赔本赚吆喝。”随着5月1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2年版)》(以下简称“目录”)正式实施的日子临近,负责广东罗浮山国药西北、西南销售的郑传誉已着手准备各种招标事宜。面对记者的采访,他丝毫不掩饰内心的纠结。


  实际上,有着与郑传誉同样心态的人还有不少。记者多方采访后获悉,国家发改委已初步拟定了中成药价格调整的基本原则。新版目录的实施,则令进入目录的中成药品种价格调整先行一步。一方面是价格空间的压缩,一方面是销售市场的增容,企业到底该做些什么,又该怎么做呢?
 

  “降”字为主

 
  3月15日,新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正式对外公布。较之2009年版目录,新版目录品种从原来的307种扩充到520种。其中中药新增品种101个,扩容将近100%,仅新增独家品种或者独家剂型就超过40个。

 
  然而,新版目录的颁布并未给入选中药企业带来实际利好。3月18日(周一)资本市场中有机构悄然选择了转身撤资。前一交易日涨停的沃华医药就遭遇两家机构减持;羚锐制药更是股价大跌9.8%;千金药业连跌两天,跌幅分别为2.73%和4.35%。分析人士认为,资本更担心越来越近的中成药价格调整所带来的利空。
 

  从去年年底开始,国家拟对中成药降价的传闻不绝于耳。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药品价格评审中心相关人士向本报证实,2013年发改委药品方面的重点工作就是调整中药价格。原因之一就是化药价格经过3轮调整已全部“梳理完毕”,而中药价格多年没有动过。
 

  “中药价格也确实到了需要重新调整的时候。原因有三:一是有的品种进了国家医保目录,但没有定价;二是中药材市场波动已经不大;三是中药产品的专利比较多。我们已对日费用比较高的中药品种进行了审核。”上述人士称,“发改委价格评审中心调查发现,除了部分低价药外,实际上,很多中成药的原料成本可以实现内部消化,导致价高的很大部分原因是费用支出。”
 

  另一权威人士也向记者透露,发改委一方面想要减轻患者负担,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够鼓励研发创新,不愿意因调价而引起市场较大波动,因此压力颇大。“此次中成药价格调整,并非单纯降价、一刀切,而是有升有降。”

 
  所谓“有升有降”,意即对于低价药,发改委将不予降价;对于那些成本上升、价格制定已形成倒挂的品种,只要企业能够拿出确凿证据,发改委则会考虑适当上调价格;至于那些市场价格与政府定价相差较大的品种,其价格显然需要降一降。“为了鼓励创新,保密品种价格原则上不动。”

 
  该人士强调,为制定出符合市场规律的药品价格,发改委药品价格评审中心已建立药品价格监测系统,除了出厂价外,还将采集商业公司采购价、零售药店的销售价等多种信息,作为价格调整的依据。
 

  对照化药价格调整的规律,人们不难看出,此次价格调整依旧以“降”为主。有媒体称,正在探讨中的调价方案(含独家品种)降价幅度在5%左右,非独家品种有可能降价10%~15%。
 

  企业苦衷
 

  对于“降”字,很多基本药物生产企业并非不能理解。一位企业高管对记者表示,基本药物作为政府向公众提供的公共产品,以价格换市场是必然趋势,不过希望这种“降”能够考虑到行业和企业的实际情况。
 

  “中药跟化药存在较大差别。化药是工业品,规模生产的时间越长,生产成本就越低;中药是资源性产品,受自然条件影响较大,药材价格将直接影响到生产成本。在社会各种成本都在刚性上涨的当下,如何协调行业发展和公众利益,是考验政府也考验企业的难题。”步长制药总裁赵超说。
 

  郑传誉也持同样的观点。他告诉记者,以复方丹参片为例,大部分企业卖6元/瓶左右,但是按目前原料三七的价格来看,其生产成本已超过6元。“云南已连续4年大旱,三七产量不断下滑,近几年三七价格已翻了N倍。”数据显示,目前在售三七价格为每千克780元~1300元,较年前又涨了100元左右。而新版目录之所以仅将三七胶囊调出,主要考虑的也是供应保障问题。
 

  “近两年中药材价格相对平稳,但总体还是处于上涨通道。同时,企业生产所需要的人力成本、运行成本都在上涨。”郑传誉告诉记者,由于成本上升,其所在公司主打产品消炎利胆片也面临着价格倒挂的问题。为了减少亏损,企业或者选择弃标,或者减少市场供应。“在这次新版目录品种定价过程中,我们可能要对现有价格提出申诉。”郑传誉直言。
 

  中药材天地网的数据显示,中药材综合200指数于2008年底从1000点左右一路飙升,在2011年6月即突破了2900点,2011年底该指数回落至2100点后又快速反弹,此后再次呈直线上涨趋势。截至今年4月14日,该指数为2652.64,周比上升0.56%,月比上升4.27%,年比上升14.63%。

 
  广州白云山中一药业董事长、总经理张春波表示,独家品种往往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企业无论是在前期研发中,还是在后期改造中都有较大投入。“我们希望相关部门在价格调整过程中能够适当考虑企业在研发上的投入和风险,对独家品种给予一定的价格倾斜,鼓励中成药企业创新和再研发。”
 

  竞争加剧

 
  不可否认的是,相对于价格下降,更多的企业是将“宝”押在市场上。
 

  张春波指出,新版目录新增了血液制品、抗肿瘤药物等品种,有利于推动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全面配备、优先使用基本药物;优化了结构,注重与常见病、多发病,特别是重大疾病用药的衔接;规范了剂型、规格,初步实现标准化。这些特征都表明,基本药物不仅要在基层医疗机构全部配备和使用,同时还将在二、三级医疗机构配备和优先使用。这意味着基本药物制度逐渐走向成熟,正从试点走向全面推广,其覆盖范围将逐步扩大。
 

  记者获得的最新消息是,今年6月,国家卫计委将出台《各级医疗机构配备使用基本药物管理办法》,将对二、三级医疗机构配备使用基本药物的比例进行规定。
 

  张春波还认为,随着基本药物招标采购模式的完善,“选取报价最低者唯一中标”的做法正被逐步摒弃,“质量优先、价格合理”有望成为新的风向标。在此背景下,新版目录品种招标采购将更注重质量,普药生产企业盈利回升将是大概率事件。
 

  “企业一方面要严格控制生产及人力等综合成本,另一方面也要充分借助基本药物市场加大开拓力度,通过销量增长来抵消价格下降带来的利润压力。”张春波说,中一消渴丸是入选新版目录的独家品种,该产品2012年市场销售额在7亿元左右,预计未来两年其市场销售额将突破10亿元。

 
  康缘药业此次也有3个独家品种进入基本药物目录。该企业负责营销的副总对记者直言,价格下调意味着利润空间缩小,市场扩大意味着可以通过规模降低成本,企业正积极考虑应对之策,实现总利润增长。
 

  不过有分析师指出,新版目录的出台对企业更主要的影响是重切蛋糕。由于所有基层医疗机构必须配备基本药物,二、三级医院也必须按照相应比例配备,因此入选新版目录的品种,有望扩大市场份额。但基本药物品种的大扩增,意味着基本药物目录内同疗效品种的竞争将加剧,且新入选基本药物目录的品种之前多为医保用药或已进入多省、市的增补目录,增量效应有所折扣。

 
  郑传誉强调,确保使用才是企业在基本药物市场中有所斩获的关键。只有医生开出处方、药品从药房到达患者手中,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实现销售。“基本药物产品大多价格较低,医生几乎没有开方动力。如何让基本药物从形式上的采购、配备到切实使用,企业需要在产品力、销售等多个环节下功夫。”


来源:药品资讯网信息中心

分享到:
相关文章
ADVERTISEMENT
订阅电子报
点击下面电子报名称可以预览样本